京东彩票中奖如何领取|京东彩票怎么兑奖

微信平臺搜索[資本邦]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首頁 · 港股 · 正文

比亞迪隱憂:財務費用高達30億 燃油車銷量腰斬

導語比亞迪快速擴張背后,負債高企,財務費用沉重,龐大的應收賬款,都給其未來的發展帶來了隱憂。

財聯社 · 2019-04-18 · 文/薛彥文 · 瀏覽1476

  近日,美銀美林發布研報稱,其預計比亞迪今年汽車利潤率將收窄,同時因消費者成本增加,下調電動車銷量預測,據此,將比亞迪目標價(港股)由35.7港元降至33.2港元,重申評級跑輸大市。

  近十年來,比亞迪資產規模迅速擴張,十年前(2009年),其總資產僅為404億,而在2018年,這一數字已膨脹到近2000億。然而,比亞迪快速擴張背后,其負債高企,財務費用沉重,龐大的應收賬款,都給其未來的發展帶來了隱憂!

增收不增利:比亞迪利潤回到十年前

  據財報,2018年比亞迪總營收為1300.55億,同比增長22.79%;其實,近十年來(2009年—2018年),公司營收增速高達216.32%。

  然而,在營收快速增長的背景下,比亞迪利潤卻出現了下滑。2018年,公司凈利潤為27.8億,同比大跌31.63%。其實,從扣非凈利潤來看,比亞迪的業績可能更加低迷。2018年,公司扣非凈利潤為5.85億,同比暴跌80.39%。其凈利潤和扣非凈利潤雙雙回到了十年前。下圖為財聯社根據財報繪制的比亞迪歷年總營收與凈利潤走勢:

  比亞迪出現營收大幅增長,利潤不斷萎縮的局面,與其盈利能力下降有關。據財報,2018年,公司銷售毛利率為16.4%,而2016年時,這一數字為20.56%;兩年時間,其銷售毛利率跌幅高達20.24%。與此同時,其銷售凈利率,也由2016年的5.3%,下跌到2018年的2.73%。

財務費用高達30億背后:應收賬款壞賬計提比例低

  事實上,比亞迪的業績可能比看起來還要差,這可從其巨額應收賬款中看出端倪。據財報,截至2018年底,公司應收賬款為492.83億,占其凈資產的比例高達89.28%。

  更值得關注的是,比亞迪計提的壞賬比例極低,2018年,其按單獨評估的預期信用損失計提壞賬準備為3.9億,計提比例為87.59%;對于剩余的499.71億的應收賬款,計提比例僅為1.49%。而同為新能源車企的宇通客車,其按信用風險組合評估計提的壞賬比例為7.01%。下圖為財聯社對比亞迪2018年年報的截圖:

  其實,不只是宇通客車,金龍汽車、中通客車等新能源企業的應收賬款計提比例都遠高于比亞迪。如果比亞迪的壞賬計提比例與宇通客車一致,則2018年比亞迪的壞賬準備將多增加27億,這將意味著2018年,公司將陷入虧損的境地。

  除了巨額應收賬款外,比亞迪還存在著高額的財務費用問題。據財報,2018年,比亞迪財務費用高達29.97億,而在2016年時,其財務費用還僅為12.22億,兩年時間,財務費用漲幅高達145.25%。事實上,2018年,比亞迪的財務費用已超過其凈利潤。下圖為財聯社根據財報繪制的比亞迪歷年財務費用走勢:

  而在財務費用高企背后,則是比亞迪不斷高企的債務負擔,截至2018年底,公司負債總額高達1338.77億,負債率為68.8%。同期,宇通客車的負債率為54.46%。

燃油汽車銷量近腰斬,新能源車面臨隱憂

  更值得關注的是,比亞迪的核心業務—汽車業務面臨壓力(2018年,比亞迪汽車及相關業務收入占總收入的比重為58.44%)。

  2018年,比亞迪的傳統燃油汽車銷量為25.4萬輛,同比增長3.7%。然而,在2019年一季度,其燃油汽車銷量為4.44萬輛,與去年同期的8.21萬輛相比,跌幅高達45.94%。下圖為財聯社對比亞迪2019年3月銷量快報公告的截圖:

  而在新能源汽車方面,比亞迪面臨的競爭對手越來越多。據彭博報道,目前,在中國登記注冊的電動汽車生產商有486家,與兩年前相比增長了兩倍有余。彭博稱,雖然2019年電動乘用車銷量有望達到160萬輛,但難以讓所有生產線滿負荷生產,這或將引發不斷膨脹的電動車市場搖搖欲墜,幸存者可能寥寥無幾。

  此外,隨著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的退坡,新能源車企的盈利能力或將進一步降低。比亞迪在財報中稱,2018年,中國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進一步提高準入門檻,分階段調減新能源汽車補貼,給行業企業帶來了一定的盈利壓力。近日,財政部發布文件規定,2019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在2018年基礎上平均退坡50%。

頭圖來源:圖蟲

聲明:本文為資本邦轉載文章,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
{$ad}
掃碼關注資本邦微信 - 資本邦
京东彩票中奖如何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