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彩票中奖如何领取|京东彩票怎么兑奖

微信平臺搜索[資本邦]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首頁 · A股 · 正文

信利光電IPO被否之謎:專利訴訟阻路上市美夢

導語盡管一路諸多波折,信利光電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信利光電”)最終仍未能獲得幸運女神的青睞,在農歷新年前最后一批上會首發企業中,IPO慘遭否決。

21世紀經濟報道 · 2019-02-13 · 瀏覽2522

  盡管一路諸多波折,信利光電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信利光電”)最終仍未能獲得幸運女神的青睞,在農歷新年前最后一批上會首發企業中,IPO慘遭否決。

  作為一家光電子器件制造行業企業,信利光電在過去數年經營業績一度頗為亮眼,但因涉入“樂視事件”,近年業績出現滑坡。數據顯示,2017年上半年,信利光電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高達1.05億元。

  與業績下滑的窘境相比,信利光電IPO被否的另一重大原因,則與其深陷專利訴訟有關。根據匯頂科技(603160.SH)此前披露的一份訴訟公告顯示,因涉及發明專利權糾紛,公司將包括信利光電等企業訴至法院。

  實際上,在信利光電IPO發審會中,有關發審委在提問時也曾著重提及這一點,要求公司說明這一訴訟是否會對業務發展和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對于擬上市公司尤其是制造業公司來說,專利往往涉及企業核心競爭力,因此有關專利的失效、終止或者被侵犯可能對公司持續經營能力和盈利能力帶來重大不確定性,并最終可能導致IPO折戟。”2月12日,北京一家中字頭投行人士說。

一波三折仍遭否

  對資本市場的渴望,曾一度圍繞信利光電數年之久,而在IPO排隊兩年零十個月時間后,在爭議纏身之中上市再終告失利。

  以光電子器件制造為主業的信利光電,早在2014年時即籌劃通過借殼世紀游輪(002558.SZ;現名“巨人網絡”)的方式實現上市,但最終后者選擇與巨人網絡“聯姻”,公司首度上市嘗試告以失利。

  兩年后的2016年3月,信利光電轉而選擇IPO,并披露了招股說明書。但即使在排隊的過程中,公司上市之旅仍不平靜。2018年12月11日,原計劃上會的信利光電,在10日晚間宣布因“擬變更一名簽字注冊會計師”,決定取消公司發行申報文件的審核。

  這一選擇的出現,一度令市場懷疑信利光電IPO的背后,是否仍存在一些隱情。資料顯示,負責信利光電IPO的注冊會計師早在去年7月即已離職,但直到公司上會才因這一消息而選擇取消審核。

  更意外的是,更早前的2017年年底,證監會即有文件顯示,發行人更換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資產評估機構的無需中止審查;發行人更換簽字保薦代表人、簽字律師、簽字會計師、簽字資產評估師的無需中止審查。

  一位接近信利光電的中介機構人士對21世紀資本研究院表示,早在2018年11月,信利光電方面即陷入專利訴訟之中,上會前宣布取消審核更核心的原因,也與此有關。

  實際上,去年11月下旬,匯頂科技在一份累計涉及訴訟的公告中即披露,公司因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將信利光電等三家公司訴至法院。

  匯頂科技方面稱,公司于2018年11月2日名為“屏下生物特征識別裝置和電子設備”的實用新型專利授權,指控三被告未經許可,實施上述專利,包括制造、銷售、許諾銷售屏下光學指紋識別模組及其鏡頭組件以及光學模式指紋識別芯片,以此要求法院判令三被告停止侵犯原告專利權行為,并賠償經濟損失5000萬元等。

  21世紀資本研究院進一步則調查發現,上述匯頂科技提及的專利,實際上其獲得時間為去年10月30日,這意味著在獲得有關專利后,其即向法院申請了針對信利光電等方的訴訟,而彼時正是信利光電IPO最為關鍵的時刻。

  而在匯頂科技發出訴訟請求后,作為信利光電股東的信利國際(00732.HK)也隨之于港交所披露有關公告,證實這一消息。去年12月中旬,信利國際再發公告,稱已收到深圳有關法院發來的兩份應訴通知書。

  “從提請訴訟到接到通知書,時間間隔在一個半月左右,信利光電方面曾針對這事做過一些努力和嘗試,但結果似乎并不理想。”上述接近信利光電的中介人士說。

  對于這一訴訟,2月12日,匯頂科技證券部人士回應表示,目前仍未開庭審理,具體細節無法告知,但未來有新進展將第一時間披露和公開。

  同日,由于信利光電的聯系電話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狀態,21世紀資本研究院暫未能聯系上公司對訴訟一事進行回應。

“絆腳石”專利訴訟

  目前雖然無法確定信利光電IPO被否的具體原因,但從其發審會中被關注的問題來看,上文提及的專利訴訟,依然可能是最核心的問題。

  針對與匯頂科技之間的專利訴訟,發審委在發審會中要求信利光電詳細說明案件的內容,并要求其解釋,這一訴訟是否會對公司業務經營、未來發展產生重大不利影響,并從而對持續盈利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北京一家中字頭券商投行人士對21世紀資本研究院表示,近年來監管層在審核IPO項目時,對企業涉及專利的有關內容頗為關注,尤其涉及到制造業企業,“專利往往就是企業的核心技術,也是業績實現的保證”。

  “企業報送的IPO材料中,有多個文件中包含專利內容,包括招股說明書、律師工作報告、法律意見書、產權鑒證意見等,在后續每半年一次的補充更新中也都會涉及對專利內容的更新,確保專利信息準確、完整地更新和披露。”上述投行人士說。

  21世紀資本研究院了解到,因專利因素折戟IPO的,遠非信利光電一家企業,無論是此前的蘇州恒久、賽特新材、西點藥業,還是去年上會的廣州方邦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方邦電子”)。

  2010年,蘇州恒久一度已經過會,但最終被媒體曝光其涉及的多項專利權被終止,同時終止專利權的還有一項有機光導體管實用新型技術專利,所有申請專利技術被終止專利權的原因皆為“未繳年費專利權終止”,由此上市夢破碎。而2018年4月上會的方邦電子,則因為核心專利被相關方以侵權為由發起訴訟,同樣未能通過發審會。

  不過,也并非所有涉及專利訴訟的首發企業都倒在了這一“絆腳石”上。

  永安行(603776.SH)一度也在通過IPO發審會后遭遇專利訴訟,并因此遲遲無法獲得發行批文,但最終在兩個月后的一審中勝訴,才最終敲開了A股大門,并成為了“共享單車第一股”。

  “從過去的案例來看,選擇在企業IPO階段發起專利訴訟的有關方,大致分為競爭對手及專利持有人兩類,前一類由于二者在業務上有競爭,通過專利訴訟可以起到狙擊上市的目的,所以一般都是有意為之。后一種選擇這個時間點提起訴訟,則更多可能是在爭取議價籌碼,爭取實現利益最大化。”上海一家私募機構高管表示。

  對于IPO企業在上市階段可能遭遇專利訴訟的問題,上海一位從事專利糾紛的資深律師對21世紀資本研究院表示,這需要企業自身具備較強的創新能力,也需要對在信披、專利管理等多個方面有所側重。

  “一方面企業應該提高自身創新能力,并加強自身知識產權保護意識,另一方面在涉及有關事項時,也應該如實信披,在財務數據和知識產權兩個方面都保持真實、完整和準確。”上述專利糾紛律師說。

聲明:本文為資本邦轉載文章,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關鍵詞: 信利光電IPO
分享到:
{$ad}
掃碼關注資本邦微信 - 資本邦
京东彩票中奖如何领取